<cite id="xhz5h"></cite>

<span id="xhz5h"></span>

<span id="xhz5h"><nobr id="xhz5h"></nobr></span>

<form id="xhz5h"></form>
<form id="xhz5h"></form>

<noframes id="xhz5h"><address id="xhz5h"></address>
<address id="xhz5h"></address>

您的位置:首頁 > 股市 >

華納音樂上市募資19.25億美元 新戰場流媒體

2020-06-04 13:39:06 來源:北京商報

白紙黑字的財務報表、貼滿巨星的華麗海報,華納音樂的招股書暗藏反差。在這種格格不入又充滿夸張的戲劇效果之下,華納音樂試圖用最直觀的數字和最顯而易見的實力重新殺回資本市場。

這樁美股上半年最光鮮亮麗的IPO,意義絕不止于華納,背后是近十年暗淡后終于見光的唱片業。

下一個十年,“華納們”的新故事藏在流媒體里。后者給了唱片業翻身的資本,但無形之中也成了唱片業揮之不去的枷鎖。

募資19.25億美元

19.25億美元,帶著美股今年上半年最大的IPO融資規模,華納音樂于6月3日回到了久違的資本市場。只不過,這一次,華納音樂走進了納斯達克,而非紐交所。

3日,華納音樂集團已啟動IPO,將其首次公開募股的價格定為每股25美元,是其23-26美元價格范圍的偏上區間,并將交易規模從最初的7000萬股增加到7700萬股,于周三晚些時候在納斯達克交易。

約一個月前的5月7日,華納音樂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更新了招股書,擬在納斯達克交易所發行A類普通股股票,代碼為“WMG”。

這已經是華納音樂第二次IPO了。

16年前,由于母公司時代華納并購后的巨額虧損,華納音樂被賣給了布隆夫曼投資集團,價格為26億美元。一年后的2005年,華納音樂亮相紐交所。

但隨后的七年間,唱片業江河日下。華納音樂再度易主,被美國工業集團Access Industries以每股8.25美元的價格私有化,作價33億美元。也就是從2011年起,華納音樂告別了資本市場。

如今,華納音樂不再是幾經易手的累贅,從財務數據來看,其已經重整旗鼓。招股書顯示,2017-2019財年,華納音樂的營收分別為35.76億美元、40.05億美元、44.75億美元,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前6個月營收為23.27億美元,上一財年同期為22.93億美元,穩定微漲。

“18億美元的募資體量不小,在美股中算是中等大小。”前海開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表示,在紐交所上市的公司,一般規模比較大、盈利比較穩定,已經是相對成熟的企業;還處于虧損狀態的創新型或者是科技類企業,在納斯達克上市比較多。

根據招股書,截至2020年3月31日,華納音樂共擁有4.84億美元現金及等價物。去年,華納音樂的凈利潤出現了下滑。2017-2019財年,華納音樂的凈利潤分別為1.49億美元、3.12億美元、2.58億美元,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前6個月凈利潤更是僅為4800萬美元,而上一財年同期則為1.53億美元。

從現在疫情的態勢來看,華納音樂其實選擇了一個并不太好的時機。楊德龍坦言,“現在美股確實波動比較大,肯定還是牛市的時候募資會多一些”。

“失去的十年”

光環不再、由盛轉衰……是21世紀以來唱片行業的常用形容詞。肇始于19世紀留聲機時代的唱片行業,與華納音樂的百年歷程類似,被打下了深刻的時代烙印。

1929年,為了能在電影中使用廉價音樂,華納兄弟創辦了“音樂出版有限公司”(MPHC),即華納音樂的前身,第二年又購入了Brunswick唱片公司而正式進軍唱片業。

之后,唱片業一路生長。1960年代初到2000年代初,在經歷了一系列復雜的公司收購和合并之后,華納音樂也逐步發展成為全球頂級的唱片公司之一。

2000年3月21日,NSYNC發行其第二張專輯《No Strings Attached》,在美國市場首周銷量達到240萬張,創造了當時尼爾森SoundScan唱片銷售追蹤系統自1991年啟用以來的最高紀錄,上一個紀錄由Backstreet Boys在1999年創造,其專輯《Millennium》首周在美國賣出了110萬張。

那幾乎就是美國唱片業的巔峰了。

2004年,華納音樂被賣。同年,全球音樂行業的收入經歷了1%的微漲至200億美元,之后開始一路下滑,直到2011年跌至148億美元。也正是在2011年,華納音樂被私有化,無奈告別資本市場。

2014年,全球音樂行業收入最終沉至谷底,僅為143億美元。十年間,唱片行業一步一步走入“至暗時刻”,這背后,則是互聯網崛起帶來的顛覆性沖擊。2007年,iPhone橫空出世;2014年,智能手機的出貨量開始井噴。

與此同時,資源聚合性的網站也接連誕生,2001年,Napster推出了點對點音樂共享服務。此后,海量、免費的音樂資源庫在網站上得以共享。巨頭們失去了最重要的吸金資本,唱片業也隨之沒落。

敗也蕭何,成也蕭何。作為音樂資源聚合網站的進化,流媒體應運而生,數字音樂大行其道,唱片業轉戰線上,煥發出了新的活力。

新戰場流媒體

環球音樂的Taylor Swift、Lady Gaga,索尼音樂的碧昂絲、Bob Dylan,華納音樂的Bruno Mars、Cardi B,在當下的全球唱片業,憑借著旗下豐富的音樂人資源,三大巨頭幾乎壟斷了近80%的市場份額,同時也讓它們在流媒體時代找到了最適合自己的定位。

財報說明了唱片巨頭們對流媒體平臺的依賴。以華納音樂為例,從具體業務板塊來看,2017-2019財年,其數字音樂板塊占比分別為47.3%、50.4%和52.4%,逐年走高。

相較之下,華納音樂實體音樂板塊的成績逐年下滑,實體專輯方面,2017-2019財年期間分別對應6%、11%的跌幅,2020財年一季度更是下滑了20%。

索尼音樂也不例外。2019年,索尼流媒體收入增長了3.89億美元,同比增長19.3%,達到24億美元。而實體音樂銷售額僅為8.03億美元,下降了1.06億美元。

唱片行業也逐步回暖。2014-2019年,全球音樂收入連續上漲了五年。根據國際唱片業協會的預測,2019年全球音樂收入增長8.2%,達到202億美元。其中,流媒體功不可沒,收入達到129億美元,占比高達64%。

從早起的顛覆到中期的適應,相愛相殺一直是唱片巨頭與流媒體之間常見的故事。后者為前者帶來互聯網時代的生存之道,唱片巨頭們也放下了高高在上的姿態,部分主動權被流媒體們把控。

在互聯網分析師楊世界看來,現在流媒體和唱片公司都在進行深度合作,平臺方面的確占有主導地位,唱片公司主要提供生產資料。雙方主要還是通過版權的拓展、運營模式的創新,再到消費者付費,打造一個生態,實現商業價值的最大化。

Spotify,音樂流媒體界的Netflix。在版權方面,Spotify曾與華納音樂鬧上了法庭。在去年入局印度時,華納音樂拒絕授權Spotify在印度使用其音樂,Spotify則試圖通過申請印度地區針對電視和廣播公司的法定授權,來播放華納旗下藝人的作品。拉鋸了一年之后,華納音樂才和Spotify簽署了全球許可協議,標志著訴訟告終。

而后作為流媒體平臺和音樂人之間的中介,唱片巨頭們也面臨著重要性被削弱的危險。越來越多的歌手選擇成為獨立音樂人,繞過唱片巨頭們在流媒體平臺上發布歌曲,如說唱歌手Jay-Z投資的流媒體平臺Tidal,就吸引了蕾哈娜等知名歌手。

“有可能發展到一定階段,會出現去中心化的情況,利益分配的焦點轉移到另外一方。”楊世界表示,但從目前的數字化進程來看,各自為政,才會更加精益求精。

就依賴流媒體收入的問題以及流媒體方面的布局,北京商報記者聯系了華納音樂方面,不過截至發稿未收到具體回復。

當然,在唱片業內部,三大巨頭的暗戰也不少。就在華納年初披露了招股書之后,2月13日,環球音樂母公司維旺迪在其發布的盈利報告中透露,環球音樂也將在未來三年內啟動華爾街IPO,“維旺迪已授權8家銀行協助此事,目前計劃最遲將在2023年初進行首次公開募股”。

熱點推薦

精彩放送

丰满少妇激情毛片
<cite id="xhz5h"></cite>

<span id="xhz5h"></span>

<span id="xhz5h"><nobr id="xhz5h"></nobr></span>

<form id="xhz5h"></form>
<form id="xhz5h"></form>

<noframes id="xhz5h"><address id="xhz5h"></address>
<address id="xhz5h"></address>